快捷搜索:

java游戏大唐双龙传后传,大唐龙凤传(大唐双龙传后续)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隐藏此楼查看此楼

第一章 回到过去

马车安静又平稳的疾驰,路边似乎也感应不到任何人,即便已经连续赶了好几个时辰的车,车夫也没有任何不适,仍然呼吸平稳悠长。车上坐着五个人,一个被蒙着双眼,手无寸铁,但其他四个人却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盯着他,好像一不小心他就会飞天遁地。

车里安静的可怕,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呼吸都轻微可见,只有马蹄声和车子偶尔的颠簸传来阵阵的声响才让车里没有那么枯燥。被蒙着眼睛的人叫周明,五个时辰前他接到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信上只有四个字,然后他就跟着这五个人上了马车,并且答应让他们蒙上自己的双眼,没收自己的兵刃,甚至不问任何问题。

只要能见到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此事若是传到江湖上,绝不会有人相信,大名鼎鼎的“绝情郎”周明会如此任人宰割?

马车仍在疾驰,似乎永远也不会到达终点,车内依然安静如故,盯着周明的四个大汉从一上车就再也没有动过,似乎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周明值得注意的事情,因为他们深知周明的可怕,只要稍有不慎,即使合他们四人之力,也绝不会是周明十招之敌,这还是周明被蒙上双眼并且武器被没收的情况,否则恐怕只要一两招,他们便要脑袋搬家。而只要他们没有接到周明或者周明没有跟他们回去,那结局只会更可怕。其实他们四人随便哪一号人物放到江湖上足可称得上是一流高手,但面对周明,这世上却没有人敢掉以轻心。

就在这四名大汉紧张无比的当儿,周明的思绪却已飞到了十六年前。

灰暗的天空飘出一丝曙光,周明趴在草丛中却一动也不敢动,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到这里来,一分钟之前他还在学校和同学上课,他只不过打了个哈欠,但当他再睁开眼,周围的景观再也不同了,潮湿冰冷的草丛中穿梭着各种小动物,但极其讨厌这些未知名小东的周明却一动也不敢动——草丛外有两个人,两个穿着古装,手拿兵器的人,旁边却看不到摄像机和导演,更看不到有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只见那手拿长刀的人说道:“阁下无论逃到天涯海角,也绝带不走那东西,若你肯就此收手,并随我去岭南见少帅,我宋法辉可保你无事。”

那蒙面人讥到:“宋法辉你是否头一天到江湖来混?我拿什么东西自有我的道理,你若想分一杯羹或阻我,须得有那本事。”

宋法辉道:“阁下既知我姓宋,该知我绝不会分一杯羹,更知我从何而来,为何仍出此言?这江湖上只要不是聋的盲的,便不该出此妄言,更不该拿此物,因为这背后的势力任何人都惹不起的。”

蒙面人道:“恁多废话,你若能收拾我早便出手了,何须等到此刻?莫不是等人围攻于我?须知我虽有几分斤两,但却绝不会任人围攻。阁下若不出手,我却要走了。”

就在这蒙面人说到“走”字时,宋法辉眼神似乎转向这蒙面人的左侧,面露笑容。这蒙面人骇然看往自己左侧,却只见空荡荡的一片,心知中计时,宋法辉的刀却已劈了过来。

其实宋法辉和蒙面人对峙是二人便知道自己与对手半斤八两,这蒙面人盗取了名震天下的“长生诀”,自是希望越少人知道自己的行踪越好,所以当被宋法辉识破自己盗取了“长生诀”后生出了杀心,而宋法辉心知若给这盗取了“长生诀”的人轻易逃走,自己绝无法回岭南交代,何况自己曾受“少帅”寇仲多次指点武学,早视寇仲为恩师,而“长生诀”乃是寇仲、徐子陵的成名绝学,自寇仲、徐子陵成名之后已埋在傅君婥的墓旁,傅君婥乃是寇仲、徐子陵的义母,此事天下皆知,若这蒙面人轻松逃走,他宋法辉除非自刎,否则再无面目见寇仲。

宋法辉这一刀取得乃是蒙面人的下盘,和蒙面人必须致自己与死命不同,他必须留这蒙面人活口,因为长生诀的埋葬地点是极其机密之事,他唯有将此人生擒活捉,再带回岭南交给寇仲,那时自有方法让这人吐露如何得知长生诀的埋葬地点。

这蒙面人也是了得,竟长剑一刺直取宋法辉的咽喉,宋法辉身形微微一侧,长刀由攻下盘改为取蒙面人左臂,那知这蒙面人竟不退反进欺身贴近宋法辉,长剑直迎宋法辉刀芒砍去,宋法辉那里见过如此打法,要知长剑本不宜砍,更绝砍不过刀,而以此人敢盗取长生诀来看,绝非会干蠢事的人,可见此人必有后招。

宋法辉纵身一跃,长刀直取蒙面人面门,岂知那蒙面人竟肉球般打个滚,便又急掠前去,竟是要逃走。宋法辉一口真气已尽,唯有乖乖落地后再向蒙面人追去,就在宋法辉纵身追往蒙面人时,蒙面人反身扔出一物,宋法辉身法一滞,终于慢了这蒙面人几步,唯有远远吊在蒙面人身后,希望能再次追上这蒙面人。

两人渐渐远去,变成周明严重的两个小点,乃至消失不见。周明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打量自己周围的环境。这是一片长满了杂草的林地,说是林地,其实只有稀稀拉拉的一些树,远方似乎有小镇,升起阵阵炊烟,而周明的心中却只有四个字:“我穿越了”。

“孩子,你在看些什么呢?”一个温暖的声音响起。周明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是一个身穿白袍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若是手上拿的不是剑而是《论语》便可完全符合周明对古代夫子的形象。周明不知从何答起,只好摇摇头,算是答复了。

这中年男子又道:“你可愿与适才二人一般,练得天下无敌的功夫,甚至犹有过之?”

这一句话可说是石破天惊,周明自问宋法辉与蒙面人打斗时从未发现有任何人在旁,甚至他打量四周时任没发现此人,若非此人主动现身,恐怕自己绝不会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窥伺在旁。周明心惊之余却是欣喜,因为自己酷爱看武侠片,电影里武功高手飞檐走壁,弹指间取人性命,简直酷到不行。周明兴奋的点点头,在这一刻,没有什么比学武功更有诱惑。

中年男子又问道:“你家住哪?可有亲人?”

周明无从答起,只好道:“我没有家,也没有亲人。”

中年男子默然点点头,转身道:“随我来吧。”

一路无语,所幸路并不长,这人只是去往周明刚才看到的那小镇的方向,眼见着小镇由远变近,甚至可看到一缕缕炊烟,周明才感觉到原来自己早已饥肠辘辘,但苦于这人一脸冷漠,周明却也不敢出言相问。

终于到了小镇,这人却仍是走个不停,路边偶尔遇到有人,看这人时无不带着无比复杂的眼神,对周明却似乎视而不见,甚至少有人打量他一番,周明忽然感觉自己似乎像是空气般被人忽视,而腹中饥饿感则愈来愈强,周明终忍不住这沉闷的气氛,壮着胆子对这人说:“我饿啦。”

这人回过头看了看周明,“嗯”了一声,点了点头,便带周明往边上的铺子去,这人始一坐下,店家却也不问这人要什么,只是熟练的拿出一屉包子和几个小菜,又为这人拿来一个葫芦,似乎灌满了酒。周明这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便大嚼了起来。

小镇仍是安静的可怕,即便街坊邻里之间,见面也不打招呼,只是点头示意。

周明一遍吃一遍仔细打量着这中年男子,这人却似是出了神般的望向远方的天际,漠无表情。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隐藏此楼查看此楼 第一章 回到过去 马车安静又平稳的疾驰,路边似乎也感应不到任何人,即便已经连续赶了好几个时辰的车,车夫也没有任何不适,仍然呼吸平稳悠长。车上坐着五个人,一个被蒙着双眼,手无寸铁,但其他四个人却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盯着他,好像一不小心他就会飞天遁地。 车里安静的可怕,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呼吸都轻微可见,只有马蹄声和车子偶尔的颠簸传来阵阵的声响才让车里没有那么枯燥。被蒙着眼睛的人叫周明,五个时辰前他接到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信上只有四个字,然后他就跟着这五个人上了马车,并且答应让他们蒙上自己的双眼,没收自己的兵刃,甚至不问任何问题。 只要能见到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此事若是传到江湖上,绝不会有人相信,大名鼎鼎的“绝情郎”周明会如此任人宰割? 马车仍在疾驰,似乎永远也不会到达终点,车内依然安静如故,盯着周明的四个大汉从一上车就再也没有动过,似乎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周明值得注意的事情,因为他们深知周明的可怕,只要稍有不慎,即使合他们四人之力,也绝不会是周明十招之敌,这还是周明被蒙上双眼并且武器被没收的情况,否则恐怕只要一两招,他们便要脑袋搬家。而只要他们没有接到周明或者周明没有跟他们回去,那结局只会更可怕。其实他们四人随便哪一号人物放到江湖上足可称得上是一流高手,但面对周明,这世上却没有人敢掉以轻心。 就在这四名大汉紧张无比的当儿,周明的思绪却已飞到了十六年前。 灰暗的天空飘出一丝曙光,周明趴在草丛中却一动也不敢动,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到这里来,一分钟之前他还在学校和同学上课,他只不过打了个哈欠,但当他再睁开眼,周围的景观再也不同了,潮湿冰冷的草丛中穿梭着各种小动物,但极其讨厌这些未知名小东的周明却一动也不敢动——草丛外有两个人,两个穿着古装,手拿兵器的人,旁边却看不到摄像机和导演,更看不到有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只见那手拿长刀的人说道:“阁下无论逃到天涯海角,也绝带不走那东西,若你肯就此收手,并随我去岭南见少帅,我宋法辉可保你无事。” 那蒙面人讥到:“宋法辉你是否头一天到江湖来混?我拿什么东西自有我的道理,你若想分一杯羹或阻我,须得有那本事。” 宋法辉道:“阁下既知我姓宋,该知我绝不会分一杯羹,更知我从何而来,为何仍出此言?这江湖上只要不是聋的盲的,便不该出此妄言,更不该拿此物,因为这背后的势力任何人都惹不起的。” 蒙面人道:“恁多废话,你若能收拾我早便出手了,何须等到此刻?莫不是等人围攻于我?须知我虽有几分斤两,但却绝不会任人围攻。阁下若不出手,我却要走了。” 就在这蒙面人说到“走”字时,宋法辉眼神似乎转向这蒙面人的左侧,面露笑容。这蒙面人骇然看往自己左侧,却只见空荡荡的一片,心知中计时,宋法辉的刀却已劈了过来。 其实宋法辉和蒙面人对峙是二人便知道自己与对手半斤八两,这蒙面人盗取了名震天下的“长生诀”,自是希望越少人知道自己的行踪越好,所以当被宋法辉识破自己盗取了“长生诀”后生出了杀心,而宋法辉心知若给这盗取了“长生诀”的人轻易逃走,自己绝无法回岭南交代,何况自己曾受“少帅”寇仲多次指点武学,早视寇仲为恩师,而“长生诀”乃是寇仲、徐子陵的成名绝学,自寇仲、徐子陵成名之后已埋在傅君婥的墓旁,傅君婥乃是寇仲、徐子陵的义母,此事天下皆知,若这蒙面人轻松逃走,他宋法辉除非自刎,否则再无面目见寇仲。 宋法辉这一刀取得乃是蒙面人的下盘,和蒙面人必须致自己与死命不同,他必须留这蒙面人活口,因为长生诀的埋葬地点是极其机密之事,他唯有将此人生擒活捉,再带回岭南交给寇仲,那时自有方法让这人吐露如何得知长生诀的埋葬地点。 这蒙面人也是了得,竟长剑一刺直取宋法辉的咽喉,宋法辉身形微微一侧,长刀由攻下盘改为取蒙面人左臂,那知这蒙面人竟不退反进欺身贴近宋法辉,长剑直迎宋法辉刀芒砍去,宋法辉那里见过如此打法,要知长剑本不宜砍,更绝砍不过刀,而以此人敢盗取长生诀来看,绝非会干蠢事的人,可见此人必有后招。 宋法辉纵身一跃,长刀直取蒙面人面门,岂知那蒙面人竟肉球般打个滚,便又急掠前去,竟是要逃走。宋法辉一口真气已尽,唯有乖乖落地后再向蒙面人追去,就在宋法辉纵身追往蒙面人时,蒙面人反身扔出一物,宋法辉身法一滞,终于慢了这蒙面人几步,唯有远远吊在蒙面人身后,希望能再次追上这蒙面人。 两人渐渐远去,变成周明严重的两个小点,乃至消失不见。周明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打量自己周围的环境。这是一片长满了杂草的林地,说是林地,其实只有稀稀拉拉的一些树,远方似乎有小镇,升起阵阵炊烟,而周明的心中却只有四个字:“我穿越了”。 “孩子,你在看些什么呢?”一个温暖的声音响起。周明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是一个身穿白袍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若是手上拿的不是剑而是《论语》便可完全符合周明对古代夫子的形象。周明不知从何答起,只好摇摇头,算是答复了。 这中年男子又道:“你可愿与适才二人一般,练得天下无敌的功夫,甚至犹有过之?” 这一句话可说是石破天惊,周明自问宋法辉与蒙面人打斗时从未发现有任何人在旁,甚至他打量四周时任没发现此人,若非此人主动现身,恐怕自己绝不会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窥伺在旁。周明心惊之余却是欣喜,因为自己酷爱看武侠片,电影里武功高手飞檐走壁,弹指间取人性命,简直酷到不行。周明兴奋的点点头,在这一刻,没有什么比学武功更有诱惑。 中年男子又问道:“你家住哪?可有亲人?” 周明无从答起,只好道:“我没有家,也没有亲人。” 中年男子默然点点头,转身道:“随我来吧。” 一路无语,所幸路并不长,这人只是去往周明刚才看到的那小镇的方向,眼见着小镇由远变近,甚至可看到一缕缕炊烟,周明才感觉到原来自己早已饥肠辘辘,但苦于这人一脸冷漠,周明却也不敢出言相问。 终于到了小镇,这人却仍是走个不停,路边偶尔遇到有人,看这人时无不带着无比复杂的眼神,对周明却似乎视而不见,甚至少有人打量他一番,周明忽然感觉自己似乎像是空气般被人忽视,而腹中饥饿感则愈来愈强,周明终忍不住这沉闷的气氛,壮着胆子对这人说:“我饿啦。” 这人回过头看了看周明,“嗯”了一声,点了点头,便带周明往边上的铺子去,这人始一坐下,店家却也不问这人要什么,只是熟练的拿出一屉包子和几个小菜,又为这人拿来一个葫芦,似乎灌满了酒。周明这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便大嚼了起来。 小镇仍是安静的可怕,即便街坊邻里之间,见面也不打招呼,只是点头示意。 周明一遍吃一遍仔细打量着这中年男子,这人却似是出了神般的望向远方的天际,漠无表情。
经验分享 程序员 职场和发展